少年游·感旧

编辑:卤味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31 08:49:04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少年游·并刀如水一般指少年游·感旧
少年游·感旧》是宋代词人周邦彦的作品。此词上片描绘室内情景:破新橙,焚兽香,坐吹笙;下片想象室外情景:时已三更,马滑霜浓,行人稀少。前者实写,用实物烘托室内温馨气氛;后者虚写,以语言渲染室外寒冷景象。全词曲折细致地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,表露出彼此相爱的心情,为后世历代词家所称赏。
作品名称
少年游·感旧
作品别名
少年游·并刀如水
创作年代
北宋
作品出处
片玉集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周邦彦

少年游·感旧作品原文

编辑
少年游·感旧
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指破新橙。锦幄初温,兽香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
低声问:向谁行宿?城上已三更。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[1] 

少年游·感旧注释译文

编辑

少年游·感旧词句注释

⑴少年游:词牌名。此调始见于晏殊珠玉词》,因词有“长似少年时”句,取以为名。又名“少年游令”“小阑干”“玉腊梅枝”。《乐章集》《张子野词》入“林钟商”,《清真集》分入“黄钟”“商调”。各家句读亦多出入。此词五十一字,前后片各两平韵。
⑵并(bīng)刀:并州(今山西太原一带)所产之刀,即并州剪,以锋利著名。并,并州。如水:光洁似水,形容剪刀的锋利。
⑶吴盐:吴地所出产的洁白细盐。
⑷锦幄(wò):锦制的帷幄。亦泛指华美的帐幕。
⑸兽香:兽形香炉中冒出的香烟。
⑹向谁行宿:到哪里去住宿。谁行:谁那里。一作“谁边”。
⑺直是:只是,就是。[1] 

少年游·感旧白话译文

并州产的刀子锋利如水,吴地产的盐粒洁白如雪,女子的纤纤细手剥开新产的熟橙。锦制的帷帐中刚刚变暖,兽形的香炉中烟气不断,二人相对着把笙调弄。
女子低声地探问情人:今夜您到哪里去住宿?时候已经不早了,城上已报三更。外面寒风凛冽,路上寒霜浓重马易打滑,不如不要走了,街上已经少有人行走![2] 

少年游·感旧创作背景

编辑
关于这首词有一则本事:“道君(徽宗)幸李师师家,偶周邦彦先在焉,知道君至,遂匿床下。道君自携新橙一颗,云江南初进来,遂与师师谑语,邦彦悉闻之,隐括成《少年游》云。”(张端义《贵耳集》)这个故事说:宋徽宗赵佶慕名李师师,一次微行到李师师家中,恰好周邦彦已经先在李师师家,突然听说皇帝大驾光临,惊惶中急忙藏到床下。赵佶自己带了一颗新鲜橙子,说是从江南刚刚进贡来的,于是与李师师戏谑调情,躲在床下的周邦彦全听到了。于是他将这段见闻填成这首《少年游》。[2]  [3] 

少年游·感旧作品鉴赏

编辑

少年游·感旧整体赏析

这首词,通过对女子特有口吻惟妙惟肖的刻画,曲折深微的写出对象的细微心理状态,追述作者自己在秦楼楚馆中的经历,大有呼之欲出之概。
上片以男方的视角写美人的热情待客,抒发对女子情投意合的情感。
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”──这是富于暗示力的特写镜头。出现在观众眼前的,仅仅是并刀、吴盐两件简单的道具和女子一双纤手的微细动作,可那女子刻意讨好对方的隐微心理,已经为观众所觉察了。
“锦幄初温,兽烟不断,相对坐调笙”──室内是暖烘烘的帏幕,刻着兽头的香炉轻轻升起沉水的香烟。只有两个人相对坐着,女的正调弄着手里的笙,试试它的音响;男的显然也是精通音乐的,他从女的手中接过笙来,也试吹了几声,评论它的音色的音量,再请女的吹奏一支曲子。
这里也仅仅用了三句话,而室内的气氛,两个人的情态,彼此的关系,男和女的身分,已经让人们看得清清楚楚了。
下片以叙事的方式来抒情,改用女方的口吻来传情,有层次,有曲折,人物心情的宛曲,心理活动的幽微,人物形象的刻画和生活细节的描写更是十分细腻逼真。
“低声问”一句直贯篇末。谁问?未明点。为何问?也未说明。
“向谁行宿?”的文化自知是男子的告辞引起。写来空灵含蓄,挽留的意思全用“问”话出之,更有味。只说深夜“城上已三更”,路难“马滑霜浓”,“直是少人行。”只说“不如休去”,表情措语,分寸掌握极好。
词结束在“问”上,结束在期待的神情上,意味尤长。无限情景,都自先手破橙人口中说出,更不别作一语。意思幽微,篇章奇妙。
词中所写的男女之情,意态缠绵,恰到好处,可谓“傅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”,不沾半点恶俗气昧;又能语工意新。这种写生的技巧,用在散文方面已经不易着笔,用在诗词方面就更不容易了。单从技巧看,周邦彦实在是此中高手。[2]  [3] 

少年游·感旧名家点评

明代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冬景大不寂寞,“低声数语,娓娓婉娈,足以移情而夺嗜”。
明代卓人月《古今词统》引徐士俊评:即事直书,何必益毛添足。
清代周济宋四家词选》:此亦本色佳制也。本色至此便足,再过一分,便入山谷恶道矣。
近代谭献《词辨》卷一:丽极而清,清极而婉,然不可忽过“马滑霜浓”四字。
近代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此调凡四首,乃感旧之作。其下三首皆言别后,以此首最为擅胜。上阕橙香笙语,乃追写相见情事。下阕代纪留宾之言,情深而语俊,宜其别后回思,丁宁片语,为之咏叹长言也。[1] 

少年游·感旧作者简介

编辑
周邦彦(1056—1121),北宋词人。字美成,号清真居士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官历太学正、庐州教授、知溧水县等。少年时期个性疏散,但喜欢读书。宋神宗时,写《汴都赋》赞扬新法。宋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,提举大晟府(最高音乐机关)。精通音律,曾创作不少新词调。作品多写闺情、羁旅,也有咏物之作。格律谨严,语言曲丽精雅,长调尤善铺叙。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。作品在婉约词人中长期被尊为“正宗”。旧时词论称他为“词家之冠”或“词中老杜”。有《清真居士集》,已佚,今存《片玉集》。[4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叶嘉莹 王强.周邦彦词新释辑评.北京:中国书店,2006:185-190
  • 2.    傅璇琮 李克.婉约词·豪放词.沈阳:万卷出版公司,2009:145-146
  • 3.    周啸天 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(唐·五代·北宋卷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:1015-1016
  • 4.    唐圭璋 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(南宋·辽·金卷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:24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