倒啃甘蔗

编辑:卤味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7 16:06:05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所谓倒啃甘蔗,指的是从甘蔗的末尾啃起,直到蔗头为止,这种啃法,古人早试过了。
中文名
倒啃甘蔗
拼    音
dǎo kěn gān zhè
属    性
词目
解    释
是从甘蔗的末尾啃起

倒啃甘蔗基本信息

编辑
解释:所谓倒啃甘蔗,指的是从甘蔗的末尾啃起,直到蔗头为止,这种啃法,古人早试过了。据载,我国东晋顾恺之(著名古代画家)“每吃甘蔗,必从尾到头”。他说这种吃法叫“渐入佳境”。

倒啃甘蔗详细释义

编辑

倒啃甘蔗典源

《世说新语笺疏》下卷下〈排调〉~89~
顾长康啖甘蔗,先食尾。问所以,云:「渐至佳境。」
《晋书》卷九十二〈文苑列传·顾恺之〉~2404~
顾恺之字长康,晋陵无锡人也。父悦之,尚书左丞。恺之博学有才气,尝为〈筝赋〉成,谓人曰:「吾赋之比嵇康琴,不赏者必以后出相遗,深识者亦当以高奇见贵。」桓温引为大司马参军,甚见亲昵。温薨后,恺之拜温墓,赋诗云:「山崩溟海竭,鱼鸟将何依!」或问之曰:「卿凭重桓公乃尔,哭状其可见乎?」答曰:「声如震雷破山,泪如倾河注海。」恺之好谐谑,人多爱狎之。后为殷仲堪参军,亦深被眷接。仲堪在荆州,恺之尝因假还,仲堪特以布帆借之,至破冢,遭风大败。恺之与仲堪笺曰:「地名破冢。真破冢而出。行人安稳,布帆无恙。」还至荆州,人问以会稽山川之状。恺之云:「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。草木蒙笼,若云兴霞蔚。」桓玄时与恺之同在仲堪坐,共作了语。恺之先曰:「火烧平原无遗燎。」玄曰:「白布缠根树旒旐。」仲堪曰:「投鱼深泉放飞鸟。」复作危语。玄曰:「矛头淅米剑头炊。」仲堪曰:「百岁老翁攀枯枝。」有一参军云:「盲人骑瞎马临深池。」仲堪眇目,惊曰:「此太逼人!」因罢。恺之每食甘蔗,恒自尾至本。人或怪之。云:「渐入佳境。」[1] 

倒啃甘蔗典源译文

顾恺之字长康,晋陵无锡人。父亲顾悦之,任尚书左丞。顾恺之博学富有才识,曾撰写《筝赋》,赋完成后对人说:“我的赋可比嵇康的琴音,不愿欣赏者必以为它是后辈之作弃之不顾,但深有见识者必因它不同凡响而珍视。”桓温征召他为大司马参军,极为亲近。桓温去世后,顾恺之拜祭他的墓,赋诗说:“山已崩裂海水枯竭,鱼鸟何处归宿。”有人问道:“你如此借重桓公,痛哭之状可见吗?”答道:“哭声像震雷可使山崩,眼泪如河流倾注大海。”顾恺之性好诙谐戏谑,人多亲近他。后为殷仲堪参军,也非常被宠爱和亲近。殷仲堪在荆州,顾恺之曾因度假还乡,仲堪特用帆船助行,经破冢,遭大风袭击毁坏了很多东西。他在给仲堪的信中说:“地名叫破冢,的确是破了冢出来的。但行人平安,布帆未损。”返回荆州以后,有人向他问会稽山川的景色,他说:“丛山峻岭竞艳,条条河谷争流。草木非常茂盛,宛如云蒸霞蔚。”桓玄为将时常与恺之在仲堪处,共作了语。恺之先说:“火烧平原没有遗物。”桓玄说:“白布缠根黑旗垂树。”仲堪说:“投鱼深泉放出飞鸟。”接着又作危语。桓玄说:“矛头淘米剑头为炊。”仲堪说:“百岁老人攀登枯枝。”有一参军插言:“盲人骑瞎马面临深池。”殷仲堪一只眼失明,吃惊地说:“这太威逼人了!”因而作罢。顾恺之每当吃甘蔗时,总是从稍至根吃。人怪其所为,他说:“这样可渐入佳境。”[2] 

倒啃甘蔗释义

“恺之每食甘蔗,恒自尾至本。人或怪之,云:渐入佳境。”后因以“倒啃甘蔗”喻先苦后乐,有后福。 常用来比喻人晚年生活逐渐转好。

倒啃甘蔗同源典故

编辑
倒食蔗 倒餐甘蔗 初味犹啖蔗 初啖蔗 啖蔗佳境 啖蔗过尾 渐入佳趣 食蔗 食蔗先食根 食蔗从梢 [1] 

倒啃甘蔗示例

编辑
刘辰翁 《双调望江南·寿谢寿朋》词:“欲语 会稽 仍小待,不知 文举 更堪怜。蔗境在顽坚。”
宋 赵必豫 《水调歌头·寿梁多竹八十》词:“百岁人有几?七十世间稀。何况先生八十,蔗境美如饴。”
明 孙柚 《琴心记·花朝举觞》:“门阑多喜重到,更兼蔗境逍遥。不妨绿酒醉花朝,人共青山老。”
《载敬堂集·江南靖士联稿·哭母》:“爹离人世未遥。爹真牛命,家似爹耕二万四日田。蔗境才开,忆昨长留欿憾。 娘赴天乡何遽!娘是春晖,儿如娘煦五十三年草。隆恩难报,即今顿觉空茫。”[1] 

倒啃甘蔗相关阅读

编辑
我国种植甘蔗,早在周朝就有了。《八闽纵横》载:我国开始栽蔗,约在周朝平王五年时(公元前766),不过那时叫“柘”。《汉书?郊祀》载:“百末旨酒布兰生,泰尊柘浆析朝醒。”其中的“柘浆”即指蔗汁。我市种蔗之历史,据地方志书载,“早在唐宋时,就盛产蔗糖。”按传统的品种,约有四种:“一、杜蔗,即竹蔗也,绿嫩薄皮,味极醇厚,专作霜(糖)”;二“西蔗、作霜色浅”三、“历蔗,亦名蜡蔗,即获蔗也”;四、“红糖蔗。亦名紫蔗,即昆化蔗也。”莆仙两地之蔗种,基本上保留上述品种,如“杜蔗”即地方上称“竹蔗”;“历蔗”地方上称“糖蔗仔”“红糖蔗”亦称“乌龟蔗”。此外,还有新近引进自台湾的称台湾蔗、爪哇蔗等。凡蔗,不论其种如何,因成茎率高,有效茎多,其中含水74.5%、灰分0.5%、纤维10%、糖14%。除作鲜果鲜吃外,它的最大暖和途是用来制糖。
明朝《兴化府志?螺江风物赋》载:“沃衍之畴,则植蔗以糖”。这说明,我市在明时,已有制糖的历史了。此外,甘蔗还有它的药用价值。最见效的是蔗汁能清内热。唐朝王维有诗纪云:“饱食不须愁内热,大官还有蔗浆寒”。其中所谓的“蔗浆”,指得就是蔗汁。又据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所载,蔗“甜、平涩、无毒。”
李氏引“野地史”一则云:“卢绛中病 疾疲瘵,忽梦白衣妇人云:‘食蔗可愈。及旦,买蔗数挺食之,翌日疾愈。”又能治“痰喘气急,反胃叶吐食,干呕不息……眼暴赤肿……小儿口疳”,能“下气和中,助脾气,利大肠……消痰止渴,除心胸烦热、解酒毒,止呕哕反胃、宽胸膈”待等。甘蔗除可鲜食、作药外,就是制糖后留下的蔗渣,也大有用途,如用作香茹的培基、造纸、制作人造纤维、纤维板,加工为酒精、酱油等到。特别是用蔗渣所制作的酱油,不但营养丰富,而且味道鲜美。
莆田曾经是个著名的甘蔗之乡,莆田境内的木兰糖厂和莆田糖厂年产糖占福建省的一半。民间对甘蔗有独钟,有一种特殊的民俗:新婚夫妇,结婚不久,岳父母要举行“请仔婿”,把女婿请回家细心款待,宴请亲朋。在送女婿回家时,必定按俗规把一对甘蔗,用红绳包扎后,让女儿、女婿带回家中,寓意往后的日子,过得像甘蔗一样节节甜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语言 词语 成语 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