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异录

编辑:卤味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6-02 20:33:02
编辑 锁定
《清异录》最早完成于五代末至北宋初,是古代汉族文言琐事小说。作为重要笔记,保存了汉族文化史和社会史方面的很多重要史料,书中一半以上的条目分别被《辞源》和《汉语大词典》采录,其价值可见一斑。
作品名称
清异录
创作年代
北宋
文学体裁
笔记
作    者
陶谷
地    区
中国

清异录简介

编辑
清异录书影 清异录书影
《清异录》二卷,北宋,陶谷著,是一部笔记,它借鉴类书的形式,分为天文、地理、君道、官志、人事、女行、君子、么麽、释族、仙宗、草、木、花、果、蔬、药、禽、兽、虫、鱼、肢体、作用、居室、衣服、粧饰、陈设、器具、文用、武器、酒浆、茗荈、馔羞、薰燎、丧葬、鬼、神、妖,共三十七门,每门若干条,共661条(菉竹堂本俞氏序云648条,而据其各门下所记条数相加乃得658条,核对各门所记条数,又多有与实际不符者。今参照涵芬楼本,各门多者去之,少者补之,定为661条)。此书多记唐、五代时人称呼当时人、事、物的新奇名称,每一名称列为一条,而于其下记此名称之来历。这些名称大多新颖奇特,许多还含有戏谑的意味。本书的价值首先体现在典故、词语方面。此书所记的新奇名称因后代词人墨客的引用而成为典故,有些成为了汉语词汇的一部分。如人事门“手民”条曰:“木匠总号运斤之艺,又曰‘手民’、‘手货’。”今天称雕版工人为“手民”即由此而来。据统计,《辞源》据《清异录》立目引文,或仅引作书证的,约占《清异录》全书条目的三分之一。《汉语大词典》所引则高达二分之一。其次是本书保留了社会史、文化史方面的大量材料,其中尤以饮食、烹饪方面的材料为丰富,约占全书条目的三分之一。比如茗荈门的内容,在明代就已引起人们的重视,被单独抽出收入专科丛书《茶书前集》 。1985年,李益民等将本书果、蔬、禽、兽、鱼、酒浆、茗荈、馔羞等八门点校注释,作为《中国烹饪古籍丛刊》之一出版。这都说明了本书在饮食、烹饪史方面的价值。本书在记载名物服饰、科技工艺、民俗民情等方面的价值可参阅前引张子才《北宋陶毂的〈清异录〉》一文。

清异录现存版本

编辑
本文主要在考察《清异录》现存版本的基础上,考证某些散佚版本的情况,从而梳理《清异录》的版本源流。下文论述的11种版本(点校本不计)涵盖了现存的主要版本。各本叙录内容主要包括该本的著录情况、基本面貌、
版本特点以及部分善本在藏书家中的流传情况,个别版本有相关的考证。
1.《说郛》(百卷抄本)1卷本
(1)明钮氏世学楼抄本《说郛》本
《清异录》在此本《说郛》卷61,不分卷。卷首“清异录”下题小字“二卷宋陶谷撰号金銮否人”。此本抄写较工整,但脱文较多,其抄脱文字多于张宗祥校本。但此本也有张氏校本所不及的优点。如么麽门“虫使”、“腹兵”列为两条,与今传绝大多数本子相同,是正确的。而张氏校本误将两条合为一条。
(2)阮氏文选楼旧藏明抄本《说郛》本
《清异录》在此本《说郛》卷61,不分卷。卷首“清异录”下题小字“二卷宋陶谷号金銮否人”。此本多有校改之处,页眉有校语。未知何人所校。据校语特点可知,校者所据乃重编120卷本《说郛》本《清异录》。此本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(3)涵芬楼旧藏明抄本《说郛》本
《清异录》在此本《说郛》卷61,不分卷。卷首“清异录”下题小字“二卷”。此本抄写甚为潦草,错字甚多,且多将前条之尾抄作后条之首,几不可读。此本即张宗祥校本所据六部明抄本之一。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2.《说郛》(涵芬楼排印百卷本)1卷本
《清异录》在此本《说郛》卷61。1927年,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出版。此本《说郛》系张宗祥先生据原北平图书馆藏隆庆、万历间残抄本、傅氏双鉴楼藏明抄本三种(弘农杨氏本、弘治十八年抄本、吴宽丛书堂抄本)、涵芬楼藏明残抄本、瑞安孙氏玉海楼藏明残抄本等六种明抄本校理而成。张氏此本校正了书中大量讹字,比通行的菉竹堂本系统的本子少了许多讹误。但此本自陈设门以下较菉竹堂本缺文甚多。以缺文最严重的几门为例:器具门缺文28处,计308字;文用门25处,281字;武器门9处,70字;茗荈门12处,135字,四门缺文总计达794字。缺文数量如此之大,当为《说郛》编者收录《清异录》时的有意删削。
3.菉竹堂刊2卷本
(1)铁琴铜剑楼旧藏明叶氏菉竹堂刊本
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》卷17著录。此本2卷,2册,半页10行,行18字,白口,四周单边。卷首有俞允文序、王凤洲来翰及叶恭焕序。有“古里瞿氏记”、“铁琴铜剑楼”、“范潜和印”等印记。卷前页题“乾隆乙未季冬得。武□记”。卷2末题“隆庆六年壬申叶氏菉竹堂绣梓印行”。此本卷2第23页脱去。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按,此本俞允文序云:“叶伯寅氏有元时孙道明抄写宋陶谷《清异录》六卷,凡十五门,二百三十事,遗缺过半。后复得抄本,不第卷次,凡三十七门,六百四十八事。比道明本为备,而文独简略,讹谬亦多。然道明本虽遗缺,殆为谷书。而简略者,则《说郛》所载陶宗仪删定本也。今参校勘正十有二三,而疑误难正者并复存之。”由此可知,菉竹堂本《清异录》所依据的主要是两个本子,不分卷的《说郛》抄本和孙道明抄6卷残本。《说郛》抄本37门,648条,条数大体完备,但每条内容有删削,很简略。这个《说郛》抄本与前面三种明抄本《说郛》本应该同出一源。孙氏抄残本只有15门,230条,条数不到全书一半,但每条内容比较完备,这一点正是孙氏抄残本胜过各个明抄《说郛》本的地方。菉竹堂本正是因为吸收了孙氏抄残本的这个优点,才得以胜过各种明抄《说郛》本。
关于孙氏抄残本的卷数问题,因为涉及《清异录》是否存在6卷本的问题,因此有必要略加讨论。孙氏抄残本的卷数各家著录颇有差异:
钱曾述古堂书目》(《丛书集成初编》收《粤雅堂丛书》本)卷3小说家:“陶谷《清异录》十卷,补遗一卷抄。”
汪氏旧藏抄本《钱遵王述古堂藏书目录》无“补遗一卷”。
《也是园书目》卷5小说类:“陶谷《清异录》四卷,补遗两卷。”
丁瑜点校本《读书敏求记》卷3杂家:“陶谷《清异录》四卷,补遗二卷。至正二十五年,华亭孙道明借果育斋本手录。二十六年又得清常静斋藏本仇校,正讹易舛,不下三四百字,复补足丧葬、鬼、神、妖四类,及天类一则、鱼类三则,始为全书矣。”
延古堂本、沈氏重刻本、管廷芬校本《读书敏求记》均作“补遗一卷”。
王国维编《传书堂书目》卷3:“《清异录》四卷,明抄,四册。”
王国维编《传书堂藏书志》:“《清异录》四卷,补一卷,宋陶谷撰,明钞本,孙道明跋,至正二十五年,又二十六年。前四卷自‘妆饰’至‘薰燎’共九门,孙明叔所传果育斋本,又从常清静斋藏补‘丧葬’、‘鬼’、‘神’、‘妖’四类及天类一则、鱼类三则,始为全书。然实乃此录下卷也。天一阁藏书。”
按,综合以上两家藏书的5种书目(共10个版本)可知,《述古堂书目》著录的“十卷”应是“四卷”之讹,而各本著录主要差异在补遗的卷数:或无补遗、或作“补遗一卷”、或作“补遗二卷”。
因孙氏抄残本已佚(或笔者未考见),故各家歧异颇不易断。幸而有王国维的《传书堂藏书志》 可资参考。据此目可知,传书堂藏本孙氏抄残本的卷次是妆饰、陈设、器具三门为卷1,文用、武器两门为卷2,酒浆、茗荈两门为卷3,馔羞、薰燎两门为卷4,丧葬、鬼、神、妖四门为补遗1卷,所补天类1条、鱼类3条附在最后。各类相加,恰为15门,共239条,与菉竹堂本俞允文《序》所云“凡十五门,二百三十事(条)”相合,据此可知传书堂藏本孙氏抄残本就是菉竹堂本所依据的孙氏抄残本(或其抄本)。那么菉竹堂本俞允文《序》所云“叶伯寅氏有元时孙道明抄写宋陶谷《清异录》六卷”,其“六卷”应该是正文4卷,补遗2卷,即《传书堂藏书志》所载葬、鬼、神、妖四门为补遗1卷,天类1条、鱼类3条为1卷。因为补遗部分内容较少(所补“丧葬”、“鬼”、“神”、“妖”等四门共仅13条,加上天类1条、鱼类3条也不过17条),故有时著录,有时不著录。而著录时,对于所补的天类一条、鱼类三条,有时另记为一卷,有时不记。这样各本著录补遗卷数的差异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据此可知,菉竹堂本俞允文《序》所云“孙道明抄写宋陶谷《清异录》六卷”,是指正文4卷加补遗2卷而言,并不是说《清异录》全书为6卷。有人却误读此《序》,以为《清异录》原书为六卷。如清汪諴《振绮堂书目》卷3杂记类书云“《清异录》二册,二卷,原书六卷”,清顾櫰三《补五代史艺文志》小说类云“《清异录》六卷”即是。影响更大的是,1927年上海涵芬楼排印张宗祥校订《说郛》本《清异录》下题小字云“六卷”。张氏校订《说郛》依据的是明抄本。但今查涵芬楼旧藏明抄本《说郛》本、明钮氏世学楼抄本《说郛》本、阮氏文选楼旧藏《说郛》本《清异录》下题小字均曰“二卷”。而且《说郛》编者陶宗仪在其《南村辍耕录》卷16“药谱”一条云“《清异录》二卷,乃宋陶翰林谷所撰”。则不知张氏何所据而云然。这一点也引起了后来学者的疑惑。台湾学者昌彼得先生著《说郛考》,在考《清异录》时先说“此(涵芬楼排印《说郛》本)作六卷,系传写之讹”,接着引用了菉竹堂本俞允文《序》后又说“是元时其书有分六卷者” ,前后歧异,就是因为误读了俞允文《序》。
(2)陶氏涉园旧藏明叶氏菉竹堂刊本
此本4册。无俞允文序、王凤洲来翰及叶恭焕序。卷2最末两页脱去,配补。卷首有“胡銕槑(引者按,即‘铁梅’)家藏书”、“阳湖陶氏涉园所有书籍之记”、“四明张氏约园藏书之印”等印记。此本先为胡铁梅所得,后流入陶湘涉园。陶氏涉园书散出时,为张寿镛购得,张氏约园之书后由其子女捐北京图书馆。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(3)朱氏结一庐旧藏叶氏菉竹堂刊本
朱学勤《结一庐书目》旧版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14、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》卷9、王重民《中国善本书目提要》杂家类杂考均著录 。此本4册。卷首有俞允文序、王凤洲来翰,无叶恭焕序。此本末页(卷2第74页)脱去后半页。卷内有“结一庐藏书印”、“复庐赘婣沪上所得”、“南陵徐乃昌校勘经籍记”、“积余秘笈识者宝之”、“乃昌校读”等印记,则此书先归朱学勤结一庐,后为徐乃昌积学斋所得。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4.明陶元柱脩群馆刊2卷本
此本当据菉竹堂本重刻。杜信孚纂辑《明代版刻综录》著录此本,云“明万历陶元柱脩群馆刊” 。此本分上下两卷,半页10行、行20字,四周单边。无序跋。卷上首题“明松陵陶元柱校”、末题“元柱校于白门客舍”,卷下末题“元柱校于脩群馆中”。卷内有“春草闲房”、“曾居无悔斋中”、“红豆书屋”、“池北书库收藏”、“无悔斋藏”、“惠栋之印”、“定宇”、“无悔斋校书记”等印记,则此书先归金俊明春草闲房,后分别为王士禛池北书库、惠栋红豆书屋、赵元方无悔斋所收藏,赵氏书多捐北京图书馆。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5.《宝颜堂秘笈》4卷本
黄虞稷千顷堂书目》卷15、张之洞书目答问》卷3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14、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均著录。明末陈继儒(1568-1649)辑丛书《宝颜堂秘笈》,收《清异录》于此丛书《汇秘笈》部分中。此本当据菉竹堂本重刻,唯分为4卷,不同于菉竹堂本2卷。此本半页9行、行19字,四周单边。卷首有俞允文序、王凤洲来翰,无叶恭焕序。《宝颜堂秘笈》有明绣水沈氏刻本、清初重修本、1922年上海文明书局石印本,故此本今多有流传。《丛书集成初编》曾影印此本《清异录》,使此本流传更广。只是《丛书集成初编》所据底本不佳,兽名门、酒浆门有数页残缺。
6.《说郛》(120卷本)1卷本
丁仁八千卷楼书目》卷14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14、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均著录。《清异录》在此本卷120。此本4卷,半页9行、行20字。此本于内容删削甚多。原书条目661条,此本仅收400条,删去261条。且其所收条目内容亦多有删削。如女行门“黑心符”条,原文1100多字,此本仅30余字。120卷本《说郛》有明末刻本、清初重修本、198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明刻本,故此本今亦多有流传。
7.《唐宋丛书》1卷本
《奕庆藏书楼书目》卷5、丁仁八千卷楼书目》卷14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十四、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均著录。此本分卷、行款、断板情况全同120卷本《说郛》本,故二者所据当为同一板片。傅增湘云:“明人有书帕本,往往刷印此书(一百二十卷本《说郛》)数十种,即称某丛书,余尝见《唐宋丛书》即是也。” 昌彼得亦曾指出这一点。 此可见明人刻书之习。
8.康熙陈世修潄六阁刻2卷本
耿文光《万卷精华楼藏书记》卷99、沈德寿《抱经楼藏书志》卷48、杨绍和《海源阁书目》小说家类琐记之属、丁仁八千卷楼书目》卷14、张之洞书目答问》卷3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14、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、罗振常《善本书所见录》卷3、郑振铎西谛书目》小说家琐记之属均著录。此本出于菉竹堂本 。此本与《表异录》合刻,分上下2卷,半页11行、行20字,左右双边。卷首有陈世修序,序末署“古盐官陈世修勉之氏追凉潄六阁下漫识”。《表异录序》末署“康熙戊子冬盐官陈世修”。此本写刻甚精。传世本尚多,而且已经在古籍拍卖市场出现。
(1)傅增湘校跋潄六阁本
此本4册,傅增湘据明抄《说郛》本校陈氏潄六阁本。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云“《清异录》不分卷,明弘治十三年 钞《说郛》本,在卷六十一。余藏。余曾据以校康熙陈氏刊本”。 此本卷末有傅氏跋语:“明写本《说郛》六十一卷收此书,取校此刻,殊多异字。自十月下旬校起,垂一月方毕。人事纷杂作,辍作不常,良用为愧。丁巳十一月廿六日增湘记。”按,傅氏所据之《说郛》即张宗祥校本《说郛》所用底本之一,故其校语多与张宗祥校本《说郛》本(即涵芬楼排印百卷本《说郛》本)相合。此本今藏国家图书馆。
(2)最宜草堂重印本
周中孚《郑堂读书记》卷67著录。此本据潄六阁本原版重印。《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》著录为“清康熙间陈世修潄六阁刻乾隆间最宜草堂印本” 。今检此本全同潄六阁本,唯避至“历”字,所避乃挖改,故有不及改者。今传世本尚多,也已经在古籍拍卖市场出现。
9.《四库全书》2卷本
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卷143著录:“《清异录》二卷,浙江巡抚采进本。”则其底本乃浙抚采进本。当时浙江巡抚为三宝,由他署名的《浙江采集遗书总录》己集说家类总类著录:“《清异录》六卷刊本。右陶谷辑,多摘采隽语异闻,凡分门三十有九。”按,此目云“凡分门三十有九”,“九”当为“七”之误。又此目作“六卷”,当为“二卷”之误,证据有二:一,此目另收《表异录》二十卷,云“刊本,右明提学昆山王志坚辑,亦陶谷《清异录》之类也,故海宁陈氏于谷书合刻之”,则此本即康熙陈氏刻本。陈刻本分上下2卷,凡37门。陈氏为浙江海宁人,其刻书为浙抚三宝收集献于朝廷是很自然的。二,《四库全书》本《清异录》即据以上三本参校而成,而《四库总目》云“二卷”,且不云有六卷本者。
此外,四库采进本中尚有马裕家藏本和武英殿本(见吴慰祖校订《四库采进书目》之《两淮商人马裕家呈送书目》、《武英殿第一次书目》),当为馆臣之参校本。此二本皆2卷,未知其究为何本。从今四库本的情况来看,二本当皆属菉竹堂本系统。馆臣对书中的忌讳字有删改。如女行门“黑心符”条“夷狄犬彘”被篡改为“残忍刻薄”。
10.光绪陈启元庸闲斋刻2卷本
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著录。此本据潄六阁本翻刻,分卷、行款全同潄六阁本。卷前题“光绪乙亥冬十月陈氏庸闲斋重刊”。卷首有陈世修序。
11.《惜阴轩丛书》2卷本
丁仁《八千卷楼书目》卷14、张之洞书目答问》卷3、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》卷14、李盛铎《木犀轩藏书目录》午册、傅增湘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第2册卷11上均著录。道光间李锡龄辑《惜阴轩丛书》,收《清异录》,分上下2卷,2册,半页10行、行22字,四周单边。卷首有俞允文序,无王凤洲来翰及叶恭焕序。卷首题“三原李锡龄孟熙校勘”。此本亦据菉竹堂本重刻 。《惜阴轩丛书》有道光间宏道书院刻本、光绪间长沙重刻本,故今传世本尚多。
12.现代点校本
(1)《宋元笔记小说大观》标点本
2001年,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出版《宋元笔记小说大观》第1册收《清异录》。此本据四库本标点,据其前言,曾以《丛书集成初编》影印《宝颜堂秘笈》本参校,无校勘记,又未参校涵芬楼排印《说郛》本,故讹误处尚多。如《女行门·黑心符》,四库本将“夷狄犬彘”篡改为“残忍刻薄”,标点本未能更正。《人事门·呷大夫》,四库本“两人”误作“西人”,标点本仍作“西人”。《人事门·不动尊》,四库本“宣武刘”下脱“训”一字,“薄游”上脱“其子”二字,标点本仍脱此三字。《释族门》中《寒灰道者》与《舍利头》本为两条,四库本误连为一条,且多讹误,标点本一仍其旧,未予更正。以上四库本之讹误,涵芬楼排印本均不误。
(2)《全宋笔记》点校本
2003年,大象出版社排印出版《全宋笔记》第一编之二收《清异录》。此本以菉竹堂本为底本,校以四库本、涵芬楼排印《说郛》本及120卷《说郛》本,于各页页眉出校勘记。此本校正了菉竹堂本的不少错误,较善,唯于吸收涵芬楼排印《说郛》本优点时稍嫌保守。如《君道门·大昏元年》,涵芬楼排印本作“王曦绍僭号,跳梁闽越”,菉竹堂本脱“跳”字;《君道门·孟蜀吊伐》,涵芬楼排印本作“昭远仆厮材”,菉竹堂本“厮”讹作“厕”;《官志门·肉雷》,涵芬楼排印本作“或有问不承”,菉竹堂本“问”讹作“令”;《器具门·卢州大中正》,菉竹堂本“炉既深”下脱“火正燃,举其炽者,若”八字,涵芬楼排印本有此八字;《器具门·漆方士》,此条末菉竹堂本脱“公薨,无效颦者。惜哉”七字,涵芬楼排印本有此七字。以上诸条菉竹堂本讹脱之处,排印本均未据涵芬楼排印本补正,似乎稍嫌保守。

清异录作者简介

编辑
陶谷(903-970)五代至北宋人。字秀实,邠州新平(今陕西彬县)人。本姓唐,因避后晋高祖讳而改姓陶.陶谷父唐涣,领夷州刺史,唐季之乱,为邠帅杨崇本所害。当时陶谷尚幼,随母柳氏嫁至杨崇本家。陶谷十余岁时文章就写得很不错。后晋时起家校书郎、单州军事判官。曾写信给宰相李崧,李崧甚重其文。时和凝亦为相,同奏为著作佐郎集贤校理。改监察御史,分司西京,迁虞部员外郎知制诰。后晋天福九年(943),加仓部郎中。后周显德三年(956),迁兵部侍郎,加承旨。显德六年,加吏部侍郎。宋初,转礼部尚书,依前翰林承旨。北宋乾德二年(964),判吏部铨兼知贡举。再为南郊礼仪使。累加刑部、户部二尚书。开宝三年(970),卒,年六十八,赠尚书右仆射。善于隶书。著有《清异录》等。

清异录全文

编辑
1天文门(十七事)
李煜在国时,自作祈雨文曰:「尚乖龙润之祥。」
跋扈将军
隋炀帝泛舟,忽阴风颇紧,叹曰:「此风可谓跋扈将军。」
雨无云而降,非龙而作,号为「奇水」。
天公絮
云者,山川之气,今秦陇村民称为「天公絮」。
赤真人
周季年,东汉国大雪,盛唱曰:「生怕赤真人,都来一夜春。」后大宋受命。
吕圜贫,秋深大风。邻人朱録事富而轻圜,后叠小纸掷圜前,云:「吕圜,洛师人也,身寒而德备。一日,吼天氏作孽,独示威于圜。」
圣琉璃
王衍伶官家乐侍燕,小池水澄天见,家乐应制云:「一段圣琉璃。」
艳阳根
伪闽中书吏韦添天字谜云:「露头更一日,真是艳阳根。」
晋出帝不善诗,时为俳谐语。〈咏天〉诗曰:「高平上监碧翁翁。」
地盖
王彪《天赋》云:「溥为地盖,浩作星衢。」
润骨丹
开元时,高太素隐商山,起六逍遥馆:晴夏晩云、中秋午月、冬日方出、春雪未融、暑簟清风、夜阶急雨。各制一铭,晩云云:[作万变图,先生一笑。]
冬日云:「金锣腾空,映檐白醉。」春雪云:「消除疫疠,名润骨丹。」清风云:「醒骨真人,六月惠然。」
老伶官黄世明常言,逮事庄宗。大雪内宴,敬新磨进词①,号「冷飞白」。
天公玉戏
比丘清传与一客同入湖南。客曰:「凡雪,仙人亦重之,号『天公玉戏』。」
花鞴扇
俗以开花风为花鞴扇,润花雨为花沐浴,至花老,风雨断送,盖花刑耳。
惊世先生
惊世先生,雷之声也。千里镜,电之形也。
道士王致一曰:「我平生不曾使一文油钱,在家则为扇子灯,出路则为千里烛。」意其日月也。
迷空步障
世宗时,水部郎韩彦卿使高丽。卿有一书②,曰《博学记》,偷抄之,得三百余事。今抄天部七事:「迷空步障、雾。威屑、霜。教水、露。冰子、雹。气母、虹。屑金、星。秋明大老。天河。
2地理门(十四事)
黄金母
汾晋村野间语曰:「欲作千箱主,问取黄金母。」意谓多稼厚畜,由耕耘所致。
空青府
契丹东丹王突欲③,买巧石数峰,目为「空青府」。
圆光石
赵光逢奴往淮壖,偶得一石,四边玲珑类火,光逢爱之,名曰「圆光石」。
隐士泥
秣陵孟娘山,土正白色,曰白墡土。周护始调涂其四堵,因呼「隐士泥」。
宠仙
桑维翰寿辰,韦潜德献太湖石一块,上有镌字金饰,曰「宠仙」。
琉璃变
刘东叔赋〈腊月雨〉云:「且雨且冻山径滑,是谁作此琉璃变?」
桂林一日之间,具四时之气,迁谪者恶之,号为「四时节」。
节木汴州
广陵,东南一都会,凡百颇类京师,号「节木汴州」。
轻清秀丽,东南为甲;富兼华夷,余杭又为甲。百事繁庶,地上天宫也。
青铜海
汴老圃纪生,一鉏芘三十口。病笃,呼子孙戒曰:「此二十畆地,便是青铜海也。」
七弦水
武夷山有石如立壁,巅隐一泉,分七派,山僧颠坚名为「七弦水」。
违命侯苑中凿地广一顷,池心叠石象三神山,号小蓬莱。
麦家地理
臈雪熟麦,春雪杀麦,田翁以此占丰俭,为「麦家地理」。
十辛
积麦以十辛良,下子不得过三辛,收鏺不得过三辛④,上场入仓亦用辛日。
3君道门(十二事)
萧闲大夫
刘鋹僣立,奢丽自恣,在宫中自称「萧闲大夫」。
候窗监
南汉刘晟,殿侧置宫人望明窻以候晓,宫人谓之「候窗监」。
仁炉义鞴道薪德火
周杜良作〈唐太宗画像赞〉云:「仁炉义鞴,道薪德火。」
摘瓜手
人君号能用才者,莫如唐太宗,然瀛洲十八人,许敬宗乃得与,如摘瓜手耳,取之既多,其中不容无滥。
扫国真人
隋裴寂待选京都,一日郊饮,遇老人画地上沙土曰「扫国真人」,又曰「玉环天子」,又曰「兵丹上圣」。告寂云:「三百年中,最雄者,此三人耳。」寂醉卧,及醒,已失老人矣。后人紬绎其名,扫国者,太宗之刬平僣暴也;玉环,太真妃子字,玄宗以妃而召乱,玉环天子,是玄宗明矣。宪宗始以兵定方镇之强,终以丹躁灭身,兵丹之目,其宪宗之谓乎?
避贤招难存三奉五皇帝
昭宗丁不可为之时,遭无所立之地,人戏上尊号曰「避贤招难存三奉五皇帝」⑤。盖帝尝曰:「朕东西所至,祸难随之,愿避贤者路。」三谓三主,帝后及杨柳、昭仪,五谓全忠、行瑜、克用、茂贞、韩建
彩局儿
开元中,后宫繁众,侍御寝者难于取舍,为彩局儿以定之。集宫嫔用骰子掷,最胜一人乃得专夜。官珰私号骰子为锉角媒人。
大昏元年
王曦绍僣号梁闽越,淫刑不道。黄峻曰:「合非永降,恐是大昏元年。」
孟蜀吊伐
孟蜀隳危,大军吊伐,伪昶遣皇太子玄诰、平章事王昭远统兵捍御,玄诰乳臭子,昭远仆厕材。太祖叹曰:「孟昶都无股肱爪牙,其亡不晩矣。」
武帝宣内供奉,赐坐,食甘露球蜜,捣山药油浴。既退,侵夜,宫嫔离次,上独映琉璃灯笼观书,久之归寝殿。王才人问:「官家今日以何消遣?」上曰:「绿罗供奉已去,皂罗供奉宫人特髻。不来,与紫明供奉灯。相守,熟读《尚书无逸》篇数遍。朕非不能取热闹快活,正要与弦管尊罍暂时隔破。」
容易郎君
晋少主志于富贵,纔进姓名,即问几钱,拜官赐职,出于谈笑。幸臣私号「容易郎君」。
大体双
刘鋹昏纵角出,得波斯女,年破瓜,黑腯而慧艳,善淫,曲尽其妙。鋹嬖之,赐号「媚猪」。延方士求健阳法,久乃得,多多益办。好观人交,选恶少年配以雏宫人,皆妖俊美健者,就后禠衣,使露而偶,鋹扶媚猪延行览玩,号曰「大体双」。又择新采异,与媚猪对,鸟兽见之熟,亦作合。
4官志门(十六事)
4官志门(十六事)
风力相国
越公杨素,专恣既久,包藏可畏,四方寒心,不敢直指,故以「风力相国」概之。「力」一作「刀」。
南汉地狭力弱⑥,事例卑猥,州县时会僚属,不设席而分馈阿堵,号「润家钱」。
梁将葛从周,忠义骁勇,每临阵,东西南北忽焉如神,晋人称为「分身将」。
肉雷
来绍,乃唐酷吏俊臣之裔,天禀鸷忍,以决罚为乐。尝宰合阳,生灵困于孽手。创造铁绳千条,或有令不承,则急缚之,仍以其半搥手,往往委顿。每肆枯木之威,则百囚俱断,轰响震动一邑,时呼「肉雷」。
百和参军
袁象先衢州时,幕客谢平子癖于焚香,至忘形废事。同僚苏收戏刺一札,伺其亡也而投之,云:「鼎炷郎守馥州百和叅军谢平子。」
撷金炼玉束雪量珠
王播拜诸道盐铁转运使秘书丞许少连贺启:「撷金炼玉,束雪量珠⑦。」
玉葺金卤
伪唐徐履掌建阳茶局。弟复,治海陵盐政,监检烹炼之亭,榜曰「金卤」。履闻之,洁敞焙舍,命曰「玉葺」。
赤心榜
张聿宰华亭,治政凛然。凡有府使赋外之需,直榜邑门。民感其诚,指为「赤心榜」。
时戢为青阳丞,洁已勤民,肉味不给,日市豆腐数个。邑人呼豆腐为「小宰羊」。
蒙州立山县丞晁觉民,自中原避兵南来,因仕覇朝,食料衣服皆市于邻邑,一吏专主之。既回物多,毫末皆寘诸狱,当其役者曰:「又管抱冰公事也。」
牛皮绷铁鼓
苏州録事参军薛朋龟,廉勤明察,胥吏呼为「牛皮绷铁鼓」,言难缦也。
软绣天街
本朝以亲王尹开封,谓之判南衙羽仪散从灿如图画,京师人叹曰:「好一条软绣天街。」近 日士大夫骑吏华繁者,亦号「半里娇」。
伪唐赃臣禇仁规窃禄泰州刺史,恶政不可缕举。有智民请吻儒为二诗,皆隐语,凡写数千幅,诣金陵粘贴,事乃上闻。诗曰:「多求囊白昩苍苍,兼取人间第一黄。」云云。「白」、「黄」隐金银字⑧。
何敬洙帅武昌时,司仓彭湘杰习知膳味,就中脯腊尤殊。敬洙檄掌公厨,郡中号为「脯掾」。
裹头冰
宋城主簿祝天贶,励已如冰玉,百姓呼为「裹头冰」。天贶去后,和甄来尉,颇得天贶余味,加以儒而文,民间语曰:「去了裹头冰,却得一段着脚琉璃。」
名字副车
邓州别驾令狐上选,政贪性踈,百姓呼「名字副车」。
5人事门(十五事)
闹侯
侯元亮,马氏时湖湘宰。退居长沙,门常有客,宴会无虚日,人目为「闹侯」。
九龙烛
杜黄裳,当宪宗初载,深谋密议,眷礼敦优,生日例外别赐九龙烛十挺。
呷大夫
家述、常聿修仕伪蜀为太子左赞善大夫。两人皆滑稽⑨,聿修伺述酒瓮将竭,叩门求饮,未通大道,已见罍耻,濡笔书壁曰:「酒客干喉去,唯存呷大夫。」
九福
天下有九福:京师钱福眼福、病福、屏帷福,吴越口福,洛阳花福,蜀川药福,秦陇鞍马福,燕赵衣裳福。
蠭窠巷陌
四方指南海为烟月作坊,以言风俗尚淫。今京师鬻色戸将及万计,至于男子举体自货,进退恬然,遂成蠭窠巷陌,又不止烟月作坊也。
手民
木匠总号运斤之艺⑩,又曰手民手货
鼎社
广顺三年,以柴守礼子荣为皇子,拜守礼太子少保致仕。皇子即位,是为世宗。守礼居西洛,与王溥王彦超韩令坤之父结友嬉游,裘马衣冠,僣逼逾制。当时人为一日具,设乐集妓,轮环无已,谓之「鼎社」。洛下多妙妓,守礼日点十名,以片纸书姓字,押字大如掌,使人持呼之。被遣者诣府尹出纸呈示,尹从旁佥字,妓见纸画时争到买唤子,号曰「鼎社」。
到头庵主彻底门生
魏仁浦长百僚,提奖单隐巌至列郎,又附他相,仁浦不悦。一日,浮屠仁普来乞山资,留饭,而隐岩至。以束素赠别,顾仁普曰:「到头庵主,彻底门生。今昔所难,即而勉之。」隐岩面不类人,唯唯而退。
齐、鲁、燕、赵之种蚕,收茧讫,主蚕者簮通花银碗谢祠庙。村野指为「女及第」。
僦屋出钱,号曰痴钱,故僦赁取直者,京师人指为「钱井经商」。
不动尊
宣武刘,钱民也。铸铁为操作数。其子薄游11,妓求钗奁,刘子辞之,姥曰12:「郎君家库里许多青铜,教做不动尊,可惜烂了,风流抛散,能使几何?」刘子云:「我爷唤操作数作长生铁,况钱乎?彼日日烧香,祷祝天地三光,要钱生儿绢生孙,金银千百亿化身,岂止不动尊而已。」为人父者,闻此可以少戒。
广席多宾,必差一人惯习精俊者充瓯宰,使举职律众。
金搭膝
温韬少无赖,拳人几死。市魁将送官,谢过魁前,拜逾数百,魁释之。韬每念之以为耻,既贵达,拍金薄为搭膝带之,曰:「聊酬此膝。」
郑世尊
或曰:不肖子倾产破业,所病不瘳,其终奈何?司马安仁曰:「为郑世尊而已。」又问何谓?曰:「郑子李娃故,行乞安邑,几为馁鬼佛世尊欲与一切众生结胜因缘,遂于舍卫次第而乞。合二义以名之,非不肖子,尚谁当乎?」
三债三悦
桑维翰草莱时,语友人:「吾有富贵在造物,未还三债,是以知之。上债钱货,中债妓女,下债书籍。」既而铁砚功成,一日,酒后谓亲密曰:「吾始望不及此,当以数语劝子一杯。」其人满酌而引,公云:「吾有三悦而持之,一曰钱,二曰妓,三曰不敢遗天下书。」公徐云:「吾炫露太甚。」自罚一觥。
6女行门(五事
胭脂虎
朱氏女沉惨狡妬,嫁为陆慎言妻。慎言宰尉氏,政不在已,吏民语曰「胭脂虎」。
冠子虫
俗骂妇人为「冠子虫」,谓性若虫蛇,有伤无补。
冀时儒李大壮,畏服小君,万一不遵号令,则叱令正坐,为绾匾髻中安灯盌,燃灯火。大壮屏气定体,如枯木土偶。人诨目之曰「补阙灯檠」。
黑心符
一妻不能御,一家从可知;以之卿诸侯,一国从可知;以之相天子,天下从可知。盖夫夫妇妇而天下正,正家而天下定矣。「唯女子小人为难养,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」,《论语》之教也。「牝鸡之晨,惟家之索」,《书》之训也。「无攸遂,在中馈」,《易》之戒也。「能循法度,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」,《诗》之劝也。威公纵文姜丧躯而几亡鲁;高祖畏吕氏,召乱而几亡汉;文帝牵掣于独孤,废嫡长立,致大业之倾;高宗溺惑于武媚,故失威权,阶大周之僣。万乘尚尔,况庶人乎?又况讲再醮备继室,既无结发之情,常有扶筐之志,安得福祥,免祸幸矣。闵家以芦絮示薄,许氏以铁杵表酷,其事歴歴可见。为夫者耽少姿,入巧言,房箦之间,夜以继日,纒爱纽情,牢不可拔。妻计日行,夫势日削,如钳碍口,噤不得声,如络冐头,痴不得动,如杻械被身,束缚囚繋,不得自由。而至寒热饥饱在彼不在我,出入起居,在彼不在我。使为不信惟命,使为不义惟命,使为不忠惟命,使为不慈惟命,使躬行夷狄犬彘之所不为惟命。呼令杀人,则恨头落之迟;呼令自杀,则恐刀来之晚。极口骂辱焉,迎以笑嬉;尽力决挞焉,连称罪过。数以犯,再拜谢之;役以事,健步办之。曰舔吾痔,诺而趋;曰尝吾便,跪而进。上不知有亲,知有吾妻而已;下不省有幼,省有吾妻而已。人方以谓古不闻,今不见,彼尚且流汗积踵,吐血逾胸,悚惧慞惶,战栗振掉,惟恐妻语之厉而色之庄也。其效伊何,有家则妻擅其家,有国则妻据其国,有天下则妻指麾其天下。令一县则小君映帘,守一州则夫人并坐。论道经邦,奋庸熙载,则于飞对内殿,连理入都堂,粉黛判赏罚,裙襦执生杀矣。世虽晩犹有是非,俗虽浇犹分善恶。有臣如此,君必乱之;有朋如此,朋必绝之;有闾里如此,邻必去之;有民如此,官必刑之;有子如此,父母必号泣而摈之;有同气如此,兄弟必纷纭而舍之。有父如此,有祖如此,有伯叔如此,子孙侄必色变心移13,东西南北而避之。
妇人遂启口为云雾,发喉为雷霆,展身为电,转身为风,诬春为秋,改白为黑,指吴作越,号女作男,无力龃龉。喜不自胜,喜在其间;愚以度日,坐以待尽。或十年,或六七年,或二三年,齿髪且衰,寿命且尽,货均彼巻而怀之,则聨秦合晋之事萌,而请媒通聘之迹见矣。昏丈夫君已不用,友已不齿,乡已不録,兄弟不亲,子孙不集,人非高于泰山,鬼责深于沧海。其家墟矣,老方悲;其墓臭矣,死尤辱。妻而继焉,有格言也。就夫言之,乃并枕于莵,连盘野葛;就子孙言之,乃通心鑚、彻骨锥;就朋友亲族言之,乃一轮车、四墙屋。甚者至于杀夫首子14,祸绵刀锯,寃着市曹,祭祀绝而门庭芜。然世人恬为之,悟且畏者曾无也。吾年六十,目见耳闻,不可算数。今训汝等,有妻固所不免,当待之如宾客,防之如盗贼,以德易色,修已率下。妻既正,子孙敢不正乎?万一不幸,中道鼓盆,巾栉付之侍婢,米盐畀之诸子,日授方畧,坐享宴安。又或无嗣孤单,则宜归老弟侄,以心与之,孰敢不尽?若更重婚续娶,定见败身殒家。至时亲友不欲言,子孙不敢谏,兼已惑已悮,难信难处,岂知吾熟谙而预言之。龟鉴在前,无复缕缕,立石中寝,永戒来裔,稍越吾言,祖先神明共赐诛殛。百世循之,真万金之良药也。右莱州长史于义方《黑心符》一卷,録以传后。黑心者,继妇之德名也。陶氏子孙其戒之哉。
水香劝盏
扈戴畏内特甚。未仕时,欲出,则谒假于细君,细君滴水于地,指曰:「不干,须前归。」若去远,则燃香印掐至某所,以为还家之验。因筵聚,方三行酒,戴色欲逃遁。朋友黙晓,哗曰:「扈君恐砌水隐形、香印过界耳,是当罚也。吾徒人撰新句一联,劝请酒一盏。」众以为善,乃俱起,一人捧瓯吟曰:「解禀香三令,能遵水五申。」逼戴饮尽。别云:「细弹防事水,短爇戒时香。」别云:「战兢思水约,匍匐赴香期。」别云:「出佩香三尺,归防水九章。」别云:「命繋逡廵水,时牵决定香。」戴连沃六七巨觥,吐呕淋漓。既上马,羣噪曰:「若夫人怪迟,但道被水香劝盏留住。」
7君子门(十事
髯佛 滑州贾寜,性仁恕,赈饥救患,耆稚爱慕之。以寜多髯,遂皆以「髯佛」呼之。
巴陵陈氏,累世孝谨,乡里以「老鸦陈」目之,谓乌鸦能反哺也。
返生钱
宣城儒士林修,已深方脉,治病不求报谢。人致馈,再三哀恳,则留百余一,时人名为「返生钱」。
泰火否炉
蒲中赵节,博赡刚直,乡人敬之,尝作《炉火》诗云:「近冬附火为泰火,透春拥炉成否炉。用否随时有轻重,进身君子合知无。」
天梳日帽
唐隐君子田游岩,一日冬晴,就汤泉沐发,风于朝晖之下。适所亲者至,曰:「高年岂不自爱,而草草若是耶?」游巗笑而答曰:「天梳日帽,他复何需?」
安富大夫
岐下梁撝,以市隐为乐。有府从事来见,将为言于岐帅而官之。撝怒,府从事徐曰:「先生之量,未易量也。人之贫者富之,人之病者安之,人之贱者贵之。人视先生贱且病之穷叟耳,而皆反其所乐,而今而后敢以安富大夫目先生。」
范阳窦禹钧,生五子。子仪等友爱天至。仪曰:「吾与汝等离兄弟之拘牵,真棣友也。」
百悔经
闽士刘乙,尝乘醉与人争妓女,既醒惭悔,集书籍凡因饮酒致失贾祸者,编以自警,题曰《百悔经》。自后不饮,至于终身。
乐天羮七百二十碗
周维简,隐洪州西山,尝云:「得米三四石,乐天羮七百二十碗,足了一年支费。」
虚饤玲珑石镇羊
游士藻为晋王记室,予过其居,知昨夜命客,问食品,曰:「第一虚装玲珑石镇羊。」予曰:「好改『装』作『饤』字15,便是一句诗。」士藻令取夜来食目对面涂注云:「吾平生以顺人情为佛事,独违学士可乎?」
8么么门(四事)
虫使
庄宗时,伶官朱国宾,天姿乖狠,众皆畏恨,以其闽人,号为「虫使」。
腹兵
荆楚贾者,与闽商争宿邸,荆贾曰:「尔一等人,横面蛙言,通身剑戟,天生玉网,腹内包虫。」闽商应之曰:「汝辈腹兵亦自不浅。」盖谓「荆」字从刀也。
凿空大使驾险三郎
桂州衙内都知兵马使蒋刚,善迎合上官,剥兵刻民,诳妄诈欺,运以智数。刚序行第三,时号「凿空大使驾险三郎」。
螺川人何画,薄有文艺,而屈意于五侯鲭。尤善酒。人以「瓮精」诮之。
9释族门(二十二事)
的乳三神仙 太祖陈桥时,太后方饭僧于寺,惧不测,寺主僧誓以身蔽。上受禅,赐「的乳三神仙」。
禅家未粥饭先鸣槌,维那掌之。丛林目浄槌为「引饭大师」,维那为「栾槌都督」。
钵盂精
行脚僧惊举子驴,举子不忿,僧曰:「麻衣鬼,着汝何时会林?」举子扬鞭曰:「钵盂精,且理会取养命圆。」
扫地和尚
王建僣立后,有一僧常持大帚,不论官府人家寺观,遇即汛扫,人以「扫地和尚」目之。建末年,于诸处写六字云:「水行仙,怕秦川。」后王衍秦川之祸,方悟「水行仙」即「衍」字耳。
双捻布
长安素上人,四时止双捻布为三衣,执一鬼脚杖而已。
寄生囊
梓潼双灯寺僧,书一颂曰「撞来好个寄生囊」云云,趺坐而化。
寒灰道者
俞郢隐天童山寺16,大寒,则于厨内取麸火一器,亦纳直于主者。寺中呼为「寒灰道者」17。
舍利头18
僧举能,素苦白秃疮痂糊顶,禅人皆呼为「舍利头」19。
比丘无染游庐山,春雨路滑,忽仆石上,由是洞见本原。士大夫称为「泥融觉」。
砑金虚缕沉水香纽列环
天福三年,赐僧法城跋遮那。王言云:「敕法城,卿佛国栋梁,僧坛领袖,今遣内官赐卿砑金虚缕沉水香纽列环一枚,至可领取。」
无无老
沙门爱英,住池阳村,示人之语曰:「万论千经,不如无念无营。」时郡娼满莹娘多姿而富情,真妓女中麟凤。进士张振祖以无念无营、有情有色,制一聨云:「门前草满无无老,床底钱多有有娘20。」
猪羊三昧
寃胊僧行修,食必大炙。人戏之云:「修院主,猪羊鸡鸭三昧正受。」
紫织方
获嘉秃士贯微,僣奢如贵要子弟。旋织小迭胜罗染椹服,号「紫织方」。
面忠蒸雪会21
道忠行化余杭,一钱不遗,专供灵隐海众,月设一斋延僧,广备蒸作。人人喜曰:「来日赴忠道者蒸雪会。」忠之化人22,惟曰「买面」,故称「麫面」。
舟航化
玄奘论道释云:「道有为,宗舟航化;佛无为,宗虚空化。」
汤饼藏油虀饱吃佛
无念,苦行比丘也,食量延数人。楚
大韶延僧,既旅集,大韶长子以长纸书「汤饼藏油虀饱吃佛」,榜念坐处,念不动声色,如法饮食而退。
相国寺
星辰院比丘澄晖,以艳倡为妻,每醉点胸曰:「二四阿罗,烟粉释迦。」又:「没头发浪子,有房室如来。」快活风流,光前绝后。忽一少年踵门谒晖,愿置酒参会梵嫂,晖难之,凌晨但见院牌用纸漫书曰:「敕赐双飞之寺。」
偎红倚翠大师
李煜在国,微行娼家,遇一僧张席,煜遂为不速之客。僧酒令、讴吟、吹弹莫不高了,见煜明俊酝藉,契合相爱重23。煜乘醉大书右壁,曰:「浅斟低唱,偎红倚翠,大师鸳鸯寺主,传持风流教法。」久之,僧拥妓入屏帷,煜徐步而出,僧、妓竟不知煜为谁也。煜尝密谕徐铉,言于所亲焉。
僧旗佛伞
龙兴寺檀越,舍幡盖文云:「僧旗交舞,丁当起于风铃;佛伞高擎,焜耀生乎日鉴。」其造语脱落寻常轨辙,而不书谁人制撰。
三只韈
去习者,云行至峨眉山而隐,蓄三只韈,常穿二补一24。岁久,裂帛交杂,望之葺葺焉。自呼为「狮子韈」。
五百斤铁蒸胡
汴州
封禅寺有铁香炉,大容三石,都人目之曰「香井」。炉边鎻一木柜,窍其顶,游者香毕,以白水真人投柜窍,寺门收此以为一岁麦本。他院释戏封禅房袍曰:「贵刹不愁斋粥,世尊面前者五百斤铁蒸胡25,好一件坚牢常住。」
齐、赵人好以身为供养,且谓两臂为肉灯台,顶心为肉香炉。
10仙宗门(六事
饕餮仙
近世事仙道者,不务寡欲,多捜黄白术,贪婪无厌,宜谓之「饕餮仙」。
花饼道人
五朝泉州有贫士,行乞得钱,尽买花麻饼食之。羣小儿呼为」花饼道人」。
长生箓
华阴士人子,别庄在老鸦谷。因收刈与密友饮,夜醉乗月出庄,信步似十余里,至一宫殿中,皆仙妆妇人,玉宇寳台,上安玉匣,大标金字曰「长生箓」。二人覩一金翠双鬟女,发书读之曰:「九琳上魔伯校玉书,先春法师长养三天花木,并増算五千年。」二人失声,忽然不见,身在乱石乔木间耳。
吴毅,临邛人,以多疾斋祷青城山紫极院,置坛设醮科仪毕,假寐斋厅,梦天人称自剪刀馆来,授一竹简,题曰:「太飞丸炼心法」用盐解仙人一物,注曰:「世间白蝙蝠是。」其制合之节甚详,仍戒以绝嗜欲方可服。
朱起,家居阳翟,年逾弱冠,姿韵爽逸。伯氏虞部女妓宠,宠艳秀明慧,起甚留意,宠尤系心。缘馆院各别,种种碍隔,起一志不移,精神恍惚。有密友诣都辇,起送至郊外,独回之次26,逢青巾短袍担笻杖药篮者,熟视起曰:「郎君幸值贫道,否则危矣。」起因骇异,下马揖之。青巾曰:「君有急,直言,吾能济。」起再拜,以宠事诉。青巾笑曰:「世人阴阳之契,有缱绻司总统,其长官号氤氲大使,诸夙缘冥数当合者,须鸳鸯牒下乃成,虽伉俪之正,婢妾之微,买笑之畧,偷期之秘,仙凡交会,华戎配接,率由一道焉。我即为子嘱之。」临去,篮中取一扇授起曰:「是坤灵扇子。凡访宠,以扇自蔽,人皆不见。自此七日外可合,合十五年而绝。」起如戒,往来无阻。后十五年,宠疫病而殂。青巾,盖仙也。
餐和阁
太上明堂玄真上经清斋休粮27,存日月在口中,赵威伯受法于范丘林,行挹日月之道,《内景》注载上清紫虚吞日月气法。蜀天师杜光庭所庐,作餐和阁,奉行如上事。
11草木门(十五事)
兰虽吐一花,室中亦馥郁袭人,弥旬不歇,故江南人以兰为「香祖」。
宜春太守虞杲,郡斋植昌蒲五槛。次子梦髯翁,自号「昌九」,言愿赐保养。
终南山出璎珞藤,软碧可爱,叶甚小,有子累累然,缠固其上,真似璎珞。
杜荀鹤舍前椿树,生芝草。明 年及第,以漆彩饰之,安几砚间,号「科名草」。
蕉迷
南汉贵珰赵纯节,性惟喜芭蕉,凡轩窗馆宇咸种之。时称纯节为「蕉迷」。
草帝
青城山叟谢调《芭蕉歌》,畧云:「草中一种无伦比,琐屑蒿莱望帝尊。」
南海城中苏氏园,幽胜第一。广主尝与幸姬李蟾妃微至此憇,酌绿蕉林,广主命笔大书蕉叶曰「扇子仙」。苏氏于广主草宴之所,起扇子亭。
绿天
怀素居零陵庵东郊,治芭蕉,亘帯几数万,取叶代纸而书,号其所曰「绿天」,庵曰「种纸」。厥后道州刺史追作《绿天铭》。
馨列侯
唐保大二年,国主幸饮香亭,赏新兰,诏苑令取沪溪美土为馨列侯壅培之具28。
萧寒郡假节侯
芦之为物,大类此君,但霜雪侵陵,改素为愧耳。故好事君子号芦为:「萧寒郡假节侯」。
护阶君子
常保衡呼麦门冬、鹿葱为「护阶君子」,金?29、玉簮为「绿庄严」。
瓦松秽屋,为不材之草,有门生离合为四字,曰「一元木公」,实不称名。瓦松盖白日登天,可以下视百草矣。
绿衣元宝
苔,一名地钱,一名绿衣元寳。王彦章葺园亭,垒坛种花,急欲苔藓少助野意,而经年不生,顾弟子曰:「叵耐这绿抝儿!」
土三材
葛为世用,花入药,根参果蓏,筋备纫织。土生而具三材,亦草中之白眉。
绿参差
芭蕉诗最难,胡邰合阳峤一篇云30:「野人无帐幄,爱此绿参差。」云云。
12竹木门(十九事)
绿卿
王彪《临池赋》云:「碧氏方澄,宅龟鱼而荡漾;绿卿高拂,宿烟雾以参差。」
节氏
三堂人家石柱础有文曰:《虚中子生成记》,初云:「虚中子姓节氏,化龙之后也。」隔十数字云:「与笙箫令寿鬛、支离叟坚文同志莫逆。」又其后云:「生子茁,封甘锐侯。」余皆漫灭不存。疑是昔人种竹记。窃记「鬛」是松,「支」是柏,「茁」是笋。
比丘海光住庐山石虎庵,夜梦人长清痩而斑衣,言舍身为庵中供养具。俄窗外竹生一笋,花紫箨如梦者之衣。既成竹,六尺余,无节,黄绿莹浄。江州太守闻之,意将夺取,竹一夕自倒,太守寻罪去。光乃用为拄杖,目曰「直兄」。光来都下,予因见之。光云梦者自称「圆通居士」,予遂小篆此四字于杖之首,令黒漆之。
荆南判官刘彧,弃官游秦、陇、闽、粤。箧中收大竹拾余颗31,每有客则斫取少许煎饮,其辛香如鸡舌汤。人坚叩其名,曰:「谓之丁香竹,非中国所产也。」
平头笋
海南岛中一类笋,极腴厚而甚短,岛人号「平头笋」。
天亲竹
秦维言双竹自是一种,有成林者,因出三拄杖,皆两岐32。后问浙人,云:「此是天亲竹,有时出一番双笋,故例皆分岐,亦非年年有之。」
不平生
崔凤蹉跎失志,洛南天亲观颇幽雅,常陪友生夏月招凉古槐下,戏曰:「予不登九品,此槐不得为手版,想亦助不平也。」是后朋从呼槐为「不平生」。
锦心氏绣腹郎
懿宗时,求老槐于城北笔头谷李殊庄,亦不下百年矣。树腰刻小字,一曰「锦心氏」,一曰「绣腹郎」,云殊之祖爱甚,故刻记之。
浅色沉
同光中,秦、陇野人得柏树,解截为版,成器物,置密室中,时馨芳之气,稍类沉水。初得而焚之,亦不香,盖性不宜火。此浅色沉耳。
木仙
张荐明隐乐山,林有古松十余株,谓人曰:「予人中之仙,此木中之仙也。」
文章树
张曲江里第之侧,有古柘,尝因狂风发其一根,解为器具,花纹甚奇。人又以公之手笔冠世,目之曰「文章树」。
三义亭
同州合阳县刘靖家33,兄弟不异居,宅旁榆树生桑,西廊梧桐生谷枝,明 年坟中白杨生桧,并郁茂相若。乡人号榆为义祖,桐为小义,白杨为义孙,分先后也。县令出官钱,为修三义亭。
新栽柳树,必用泥固济其木,颇类比丘顶相。元伯玉宅前插柳,初春吐芽,伯玉曰:「且得漏春和尚一一无恙。」盖取杜子美「漏泄春光有柳条」之句。
通天笋
衡州人家竹林中生五笋,彻梢无节目,观者神之,名「通天笋」。
蚱蜢竹
江湖间有一种野竹,其叶纠结如虫状,山民曰:「此蚱蜢竹也。」
鞾鞵树
金乡路上一老榆,往来者就树下易草屦,例以其旧悬而去,行人指为「鞾鞵树」。
省便珠
释知足尝曰:「吾身炉也,吾心火也,五戒十善香也,安用沉檀笺乳作梦中戏?」人强之,但摘窗前柏子焚爇和口者,指为「省便珠「。
佛影蔬
新罗论迦逻岛有笋,曰「佛影蔬」。中国虽大,无此一种。
余为笋效傅休奕作墓志曰:「边幼节,字脆中,晋林琅玕之裔也,以汤死。建隆二年三月二十五日立石。
13百花门(二十七事)
南汉地狭力贫,不自揣度,有欺四方傲中国之志,每见北人,盛夸岭海之强。世宗遣使入岭,馆接者遗茉莉,文其名曰「小南强」。及本朝,鋹主面缚,伪臣到阙,见洛阳牡丹,大骇叹。有搢绅谓曰:「此名大北胜。」
庐山瑞香花,始缘一比丘昼寝盘石上,梦中闻花香烈酷不可名,既觉,寻香求之,因名「睡香」。四方奇之,谓乃花中祥瑞,遂以瑞易睡。
独立仙
孟昶时,每臈日,内官各献罗体圏金花树子。梁守珍献忘忧花,缕金于花上,曰「独立仙」。
锦洞天
李后主每春盛时,梁栋、窗壁、柱栱、阶砌并作隔筒,密插杂花,榜曰「锦洞天」。
黄玉玦
钱俶以弟信镇湖州,后圃芙蓉枝上穿一黄玉玦,枝梢交杂,不知从何而穿也。信截干取玦以献,人谓真仙来游,留此以惊世耳。
洛阳大内临芳殿,庄宗所建,牡丹千余本,其名品亦有在人口者,具于后:
百叶仙人浅红。 月宫花白。 小黄娇深黄。 雪夫人白。 粉奴香白。 蓬莱相公紫花黄绿。
卵心黄34 御衣红 紫龙杯 三云紫 盘紫酥浅红35。 天王子 出様黄 火焰奴正红。
太平楼阁千叶黄。
东平城南许司马后圃,蔷薇花太繁,欲分于别地栽插。忽花根下掘得一石,如鸡状,五色灿然。郡人遂呼蔷薇为「玉鸡苗」。
楼罗历
刘鋹在国,春深令宫人鬬花。凌晨开后苑,各任采择。少顷,勑还宫,鎻苑门,膳讫,普集,角胜负于殿中。宦士抱关,宫人出入皆捜怀袖,置楼罗历以验姓名,法制甚严,时号「花禁」。负者献耍金耍银买燕。
鼎文帔
许智老居长沙36,有木芙蓉二株,庇可畆余,一日盛开,宾客盈溢。坐中,王子怀言花不逾万,若过之受罚,指所携妓贾三英胡锦鼎文帔以酬直。智老命仆厕羣采,凡一万三千余朶。子怀褫帔纳主人,腼而默遁。
十二香
吴门于永锡,专好梅花,吟十二香诗,今録其名意:
万选香拔枝剪折,遴拣繁种。 水玉香清水玉缸,参差如雪。
二色香帷幔深置,脂粉同妍。 自得香帘幕窥蔽,独享馥然。
扑凸香巧插鸦鬓,妙丽无比。 算 香采折凑然,计多受赏。
富贵香簮组共赏,金玉辉映。 混沌香夜室映灯,暗中拂鼻。
盗跖香就树临瓶,至诚窃取。 君子香不假风力,芳誉远闻。
一寸香醉藏怀袖,馨闻断续。 使者香专使贡持,临门送远
紫风流
庐山僧舍,有麝囊花一丛,色正紫,类丁香,号「紫风流」。江南后主诏取数十根,植于移风殿,赐名「蓬莱紫」。
婪尾春
胡嵪诗「缾里数枝婪尾春」,时人罔喻其意。桑维翰曰:「唐末文人有谓芍药为婪尾春者。婪尾酒,乃最后之杯,芍药殿春,亦得是名。」
词条标签:
古诗 书籍